遐想的自由

【維勇維無差】維克托的悠閒漫步

台台at人生大爆炸:

回過神來竟然年底了,覺得驚訝,今年好像不小心要結束了,lofter還被我放生很久(欸


原本想藉這個機會新寫一篇,但想著倉促的憋點什麼出來也不會滿意吧,是時候來找時間復健一下了XD


很久以前寫的 長谷津日常記事 的小番外,其實初版裡面有些小bug,剛好藉這個機會偷偷改掉><(←太晚了


不知不覺一年過去,改變的東西好像很多,但每年的12/25號必定會到來。在此祝福各位聖誕佳節快樂,以及維克托生日快樂。


太久沒講廢話變得很感性


注意事項一點點><


※OOC敬請注意,自我流解釋有&私心很重
※有原創角色
※未來捏造有
※大獎賽過了六七年總之勇利大概三十歲左右
※總之請各位隨意地觀看




番外【維克托的悠閒漫步】


 


 


──你會做炸豬排蓋飯嗎?


發現那本小說書背上的第一句話竟然不仰賴任何翻譯工具就完全讀懂時維克托高興了整整十分鐘,然而這份小小的成就感在閱讀下一句時便被摧毀殆盡。


好不容易看起來像是有意義的語言,下一秒又變得和外星文無異。漢字也多過頭了吧,他擠了擠眼睛。然而畢竟是預料中的事,其實也沒多影響他的心情。


還只是書背文案,連小說第一頁都還沒翻開呢。維克托隨手把書甩到床頭,厚重的灰塵令他打了個噴嚏。


當然不是女孩兒那樣又細又可愛的小小噴嚏聲,而是一名普通大叔會有的、從丹田發力打出來的噴嚏。你好歹遮一下吧,旁邊的勇利皺起了眉頭。


「你對那本書這麼感興趣?」


那是西郡家的女兒們過年前拿來的舊書,說是她們都已經不打算再看,用這類休閒讀物來學習語言似乎也不壞等云云(當然話是這麼說,他們家的書櫃需要清理也是事實)。事實上類似的小說還有好幾本,而目前維克托最感興趣就是手上這一本了。


「為什麼書背文案會這麼問?這是本料理相關的書嗎?」


「大概沒你想像中那麼相關……要我翻譯給你聽嗎?」


「才不要。我要自己看完這本。」


「說不定很無聊哦。」


「有炸豬排蓋飯,不會啦。」


維克托總是對學習充滿熱誠與耐心──當然記性又是另外一回事──勇利也曾為了在聖彼得堡生活而學習俄語,公事公辦地如同學習英文那樣學習一樣生活必須的工具,端正地寫教材、聽錄音帶,直到能和大多數人流利地對話為止,也僅到能和人對話為止。


至少他不會興致沖沖地舉著一本小說,然後說要讀完他。


「真虧你有那個耐心。」


「因為我很閒啊。」


「是嗎?」勇利聳了肩,「我覺得你每天都很忙。」


 


 


/


 


 


感覺維克托無時無刻都很忙碌啊,大家都這麼說。勝生家的人、旅館的熟客、連勝生勇利本人都曾這麼說過。


手頭上似乎總是有事情等著維克托去做,大多數長谷津的居民對這名已然成為一份子的外國人的印象都是那雙閃著好奇的湛藍眼眸。他們會笑著注視那抹走過人行道身影說,維克托,今天又在忙什麼呢?


「那台相機呢?別說你忘了它。」


「相機──喔,對。我有去過那間巷子裡的老店,他說應該可以修好,但零件可能得要到市區的店裡去找。」


那同樣也是過年前的事了,勝生家包含溫泉旅館在那兩星期中經歷了一場地獄一般的大掃除,規模之浩大維克托時至今日仍心有餘悸,原來這棟建築物裡面是塞得下那麼多東西的嗎──當他走進數年沒人開啟的倉庫,裏頭和個大迷宮沒兩樣。


和小說一樣被放在床頭的相機便是從中找出來的,當時收在一個小小、造型頗為懷舊的木盒當中。維克托理所當然地連盒子一起收了起來。是一台看起來不怎麼高級,甚至有些破破爛爛、年代顯然相當久遠的底片式相機。


哎呀。勝生利也看到時懷念地說:好久以前的東西了。看到牆上那張照片嗎?你們媽媽那張。就是用這台相機拍的,背景就在那邊的小山丘上。當時連城堡都還沒蓋起來。


於是維克托小心翼翼地捧過了那台頗有年紀的相機,對著那張色調泛黃的相片中仍年輕苗條的寬子大聲宣布──他要修好這台紀念意義深遠的相機。


「市區還有修這種相機的店嗎?」


「那家店的老闆畫地圖給我啦。」


「是麼。所以你明天要去一趟?」


「唔,大概吧。如果旅館沒什麼事。」


當然沒什麼事。旅館內一直沒什麼非維克托來做不可的事,何況要是聽到有人要上市區一趟大家都會高興得不得了,然後指使那人買一大堆的東西──畢竟單趟四十來分鐘的車程,總不會願意常常去的。


「我這星期六的學生請假喔?」


「不用不用,有些事要一個人挑戰才有意思。」


就像看一本自己壓根不懂的外文小說一樣,「而且休假的話想和你一起睡到自然醒喲。」


「是麼。」


反正那麼大個的人也不會出什麼意外吧,勇利轉身窩進棉被中時想著。還記得那名金髮的現役俄羅斯花滑國家隊選手曾云,在日本走丟甚至比在俄羅斯上街買麵包更安全。


底片式的相機讓勇利忍不住想起先前造訪長谷津的那名女孩──雖然和她手中的專業相機比起來眼下這台不過是破舊的骨董玩具──事後她寄來了幾張相片,色調也好質感也罷,確實是與現代相機或手機截然不同的美感。或許費心修好、裝上底片、調整各種他不懂的部件、再特地沖洗出來的照片就是和那些數位數據不同。


「晚安。」


如果相機順利修好了,維克托會想拍些什麼下來呢?


 


 


/


 


 


果不其然在上路前真利塞來一大串的購物清單,上頭的漢字都貼心地標註了平假名,讓他至少念出來後就能知道是什麼。要求代買品項之豐富讓維克托不得不放棄搭公車的預定改自己開車,還必須打電話問勇利先前把車鑰匙甩到哪兒去了。


他對於自己竟然還清晰記得大賣場位置的記憶力感到驚訝,相反地商品標裝上令人找不到重點的圖樣以及總是刻意龍飛鳳舞的商標反而讓他相當困惑。那些包含著藝術設計的字體使商品名稱與真利並不整齊的字看起來微妙地不太一樣,他必須來回確認很多遍,甚至拿出手機查一查才敢放進購物車中。


加上自己的外國人樣貌,大概是幅相當詭異的景象。好奇與疑惑的陌生眼神刺著他的後頸,明明才初春卻開得頗強的冷氣讓他腦袋發疼。


明明距離也沒多遠,怎麼給人的感覺就這麼截然不同呢。


「──結果老闆畫給我的地圖上,那間店好像已經關門一陣子了。現在是很時髦的咖啡店哦,下次可以去去看。」


「修不好了嗎?」


「應該是。但有種──怎麼說,『果然是這樣啊』的感覺吧。」


畢竟是那麼老的店,現在也不太需要了。維克托用指尖撥弄著相機的快門部分,使其發出生銹斑刺耳的聲響,「可能世界某個角落還是有人能修好它吧,但不在這附近就是了。」


「那就算了?」


「那就算了。」也不是什麼必須完成的事,為此大費周章也沒什麼意義。維克托攤攤手。然後以完全把這件事拋之腦後的語氣聊起了截然不同的話題。


「話說──今天午餐也吃了炸豬排蓋飯喔。」


「家裡的?」


「外面的。路邊隨便一間食堂。負責廚房的竟然是個小女生,看起來才國中生?高中生?」


「你看日本人的年齡也從來沒準過。」


誰讓勇利現在看起來還是很年輕啊。維克托撒嬌般地討要了一個吻,「我就想到,勇利也會做炸豬排蓋飯。」


「算嗎?我做得沒媽媽好吃。」


「沒那種事啦。」


不覺得很驚人嗎?光是數十公里的路程,市區和這個小鎮的的差異遍如此之多,要是到了更大的都市,鐵定氣氛也是截然不同的。然而無論走到哪裡,都有炸豬排蓋飯。


「乾脆我也去學怎麼做好了。」


「也好啊,但別吃太多。別忘了你的血糖值。」


「以後你會接下這間旅館嗎?」


「或許吧。」總覺得有點難想像啊,那樣的未來。比起拿著金牌站在領獎台的最高處,想像自己如同父母那樣俐落的忙進忙出的身影,對勇利來說反而沒什麼真實感。


「到那時候會有只有我才能做的事嗎。」


「到那時候……」勇利偏著頭思索,「你應該就能做很多事了吧?事實上,你現在就能做很多事啦。」


何況打從一開始就非你不可啦,我親愛的維堅卡。只有陪伴彼此這件事,是絕對無可替代的。


他們簡短地交換了吻,一同鑽進棉被裡去。初春的空氣仍帶有些許寒意,卻很快地被二人的體溫驅散得一乾二淨。


 


「要是那名女孩再來一次,說不定就能請她幫我們修相機了。」


「不好吧,這樣麻煩別人。」


「我前幾天又想到一首曲子啦,不如星期六下午……」


「好好好、趕緊睡覺……」




【END】


開頭提到的小說為入間人間的《六百六十円的實情》,順便推薦給大家!


感謝您的閱讀,我們下個故事見//

评论

热度(20)

  1. 遐想的自由人生大爆炸 转载了此文字